在下花某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光天化日之下大胆拖稿,我看你是想搞事情|・ω・`)
@durance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大概是个退网告知吧|・ω・`)

感谢各位一年以来的支持。
佐仓东璃46在此由衷地感谢各位。

本来是想着写写玩的东西竟被各位喜欢了,不胜惶恐。
如各位所见,这只是爱好之一。

现因某些突发原因,
我不得不退网过回原始人一般的生活。

各位,有缘再相见。
愿你们被世界温柔以待(。・ω・。)ノ♡

佐仓东璃
2018.3.2

Evere:

是医议小分队的首次联画!
因为是第一次合作,过程还是有些小辛苦,
但是最后结果仍是很棒!
非常棒!
非常非常非常感谢所有参与的可爱们!
大家玩的开心是最好的!
爱你们!也爱医议!
希望大家以后仍要一起爱着医议组呀♥
【这儿是第八棒次整理员傻梨子】

夜间摸鱼动物:

我这辈子思考能力都给了宝石之国。

【医议】情人节&新年贺文(重发)

是我拉低了全员水平,但是,其他各位dalao的文是真心好看啊。请各位观众姥爷捧个场(。・ω・。)ノ♡

琥珀说杂食是好文明:

·咳,因为有小伙伴和我说图片画质太感人了我决定重发,请各位小伙伴选择这篇吃粮,不要再点我之前删掉的那篇了……|||||


·和群里的小伙伴整出来的情人节&新年贺文!


·翊翎 @翊•辰砂是世界的珍宝•翎  东璃 @保持沉默的佐仓东璃46  饼干 @饼乾_  kafu @moku黎昕昕昕 卷饼 @星野卷饼跳坑了吗  以及我本人所写的白君 @病娇少女の白  整合的二十四题。各位都很棒,辛苦了!


·由于出了些小小的意外导致卷饼太太的文档丢失(默哀一下)。协商过后决定卷饼太太之后单独将自己的部分发在lof上。


·如果每道题下面没有做特殊说明,请大家默认是现paro百合。


·总而言之就是搞笑与段子齐飞,撒糖共炖肉一色的贺文,祝阅读愉快。


请走链接哦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209459130980423

高能预警:
接下来是医议的连发
我文笔辣鸡可以屏蔽。

为什么我画画那么难看啊(´;︵;`)
有些东西是想写也写不出来的啊(´;︵;`)

【医议组】我的儿子皮皮磷

#老夫老妻
#辣眼预警
#(Jade♂上班族—Rutile♀医生)
#Phos是崽子(高中二年级♂)
#很短很短
——---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题西林壁》
——-----

    北风萧萧,白雪飘飘。

    Phosphophyllite简直想一头撞死在Rutile买回来放在冰箱里的豆腐上。
    寻短见终究是不现实的。Phos叹了口气,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不知所措。
   
     蛤?你说他为什么还不回家?事情的开始是测验成绩公布导致的。
    拿到成绩单的Phos仿佛着了道霹雳似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现实。
    
    “吊车尾啊。”

    直到邻座的Cairngorm抽走了自己手里的那张单子,并且露出的嘲讽脸时,Phos才回过神来,焦头烂额地思索应该怎么办。

    “希望你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临别前Cairngorm拍了拍Phos的肩,以示鼓励。

      但Phos仍然没法立刻回家英勇就义,便顶着寒风在家附近闲逛。

      事情原因就是这样。

      Phos抽了把鼻涕,内心做着十分激烈的斗争。幸好公园里还有几盏灯,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Phos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把这张惨不忍睹的东西给谁看。若不是班主任一定要家长签字,他大可以毁尸灭迹,销毁证据。

     就这样,Phos的思绪在灯光里回到了以前。

     第一次是三年前,因为是吊车尾的关系,于是把成绩单交给了自己看上去还算是温柔的麻麻——Rutile.

     当晚,Rutile便拿着叩诊锤和手术刀面对着Phos,一边带着阴冷的笑意,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我要把你小子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若不是Phos声泪俱下地求饶,也许真的被解剖了也说不定。

   但是事后Phos还是被赏了一爆栗。

     第二次是在一年前,还是因为吊车尾,但迫于Rutile的威力,Phos这次特地避开了自己看上去很温柔其实会把动手把自己揍一顿的麻麻——Rutile。而是去找了看上去看上去严肃认真其实很老实的粑粑——Jade.
     Phos那天是一夜都没睡,因为Jade一直在同自己谈人生谈理想。Phos虽然没有被骂,但还是听得头皮发麻,昏昏欲睡。
     第二天清晨,Jade终于停止了说教。望着远处天边的一点点亮光,Phos感觉自己丢了半条命。
      
      现在的Phosphophyllite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
      “啊怎么办……”Phos随意揉搓脑袋上的毛,希望能把办法理出来。

      “Phos!还不回家吗?”Jade发现了公园里发呆的Phos。
  
      Phos还是认命地往Jade的方向走去。

     “老爸,我是你和老妈亲生的吧。”Phos裹着Rutile织的那条几乎没人买的围巾,支支吾吾地询问着身旁的Jade。
       闻声,Jade差点一口老血吐在雪地里。

      “乱说什么呢!”Jade咆哮着,一把扯过Phos脖子上的围巾,差点把儿子勒死。
       “你当然是亲生的。”
      说着,Jade揉了一把Phos头上的毛。

       到家之后。
      “放学去哪里玩了,怎么这么晚才回家。”Rutile一边将饭菜端上桌,一边问Phos。
      “反正我都接到他了。”Jade拍了拍Phos脑袋上的雪,表示不用再追究。
      
      Rutile拎起Phos,塞进暖炉,说道:“吃饭,待会儿和你老爸洗澡去。”
     
      “爸,妈,这个……”Phos下定了决心,将成绩单递了出去。
       ——反正死就死吧。Phos想着,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
        
        Rutile的表情凝固了,随后赶来的Jade也是如此。
     
        Phos坐直了身子,等待说教。

       “我真的很想把你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Rutile你冷静一下,别那么暴力。”
       “我看Phos十有八九是遗传了你的那种笨蛋属性。”
        “庸医!我觉得是你没教好吧!”
        “总比你这笨蛋议长好!”
        “你说什么?!”
        “说又怎么样?”

       果不其然,Rutile和Jade掐起来了。Phos看着自己爸妈在榻榻米上滚过来滚过去。
   
       今天的Phos还是看着自己爸妈打打闹闹,而且顺便收获了一个道理。

    “交成绩单的时候得挑爸妈都在的场合。”
      Phosphophyllite咀嚼着饭菜,一脸平淡地看着他们推来推去。

      真是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