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仓东璃46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法贞】百年战争

#不喜请避雷
#我的辣鸡文笔
#历史向#双线模式#感谢各位观众姥爷
#以下为贞德视角(by.东璃46)

Part.2启示

    当压境的英/军来到时,我所熟悉的奥尔良几乎变成了炼狱。
    我亲眼看见,他们进攻奥尔良后,往日平和的景象瞬间灰飞烟灭。不断灌入耳内的,只有手无寸铁的民众无助的哭喊。而我无能为力。
    他们离去后,昔日的奥尔良已经不复存在。

    我怎会希望我深爱的国家变成那副模样。

    我只得向主求助,我相信主会告诉我,该怎样做才能够解救这个国家。
   
    当我跪在主跟前,虔诚地向他诉说这这个国家所遭遇的一切时,从远方的空中回荡着一个声音,那声音慢慢地传入我的脑海中,以至于我无法忘记。

    那个声音告诉我:“奥尔良的少女——贞德•达尔克,你要拿起圣旗与圣剑,以上帝的名义,带领法/国人反抗入侵,拯救这个国家!你所深爱的国/家将会给予你帮助。主与你同在。”

    也许是我太过悲痛而产生了幻觉,也许是主回应了我的祷告——我相信了后者。

    就在这天,我收到了神明的启示。

【法贞】百年战争

#不喜请避雷#我的辣鸡文笔#双线模式#感谢各位观众姥爷 #以下为贞德视角(by.东璃46

Part.1奥尔良的少女

  “哈~”我仰面躺倒在被阳光晒得暖暖的干草堆上,嗅着阳光与干草的芳香
不禁睡眼朦胧直打哈欠。聆听着远方传来的犬吠与马嘶,心里怀着对主的感恩。
今天也愉快地度过了。即便是生活在小小的奥尔良,但这个国/家对我而言,就
像在干草堆上睡觉——有着不容抗拒的魅力。
   从懂事起,我便一直信仰着主。正因如此,我相信主能够听见我的声音,我
相信主能给予我所爱的一切祝福。包括这个我深爱的国家。
我是如此地深爱这个国/家。

奥尔良的早晨。不必多说,定是平凡无奇的。替及腰的长发绑好辫子后,一边打理农舍,一边向邻居问好。在太阳刚探出头时,照料牛羊,听着它们或多或少的抱怨;在太阳爬上天空正中间时,牵上马匹去收集成堆的干草;在太阳染红云彩时,躺在扎好的草堆上,享受干草的芬芳,都等待家人呼唤我。当太阳坠入大地时,怀着对主的信仰之情,在梦中迎来第二天的忙碌。
   当然,偶尔也会有别处的旅行者向我打听这个国家,但是我只能够将对这个国/家的爱告诉他罢了。因为这个国/家过于美好,我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样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直到那天。

(超短超短的开篇,敬请期待我的挚友-小灵娘的弗朗西斯视角)

【黑白贞】一个恶魔的梗
#从别处找来的梗,侵删
#辣眼预警
   贞德•达尔克,迦勒底学园附属高中二年级的学生。在乡下过完了国中生活后便转到了迦勒底学园。与学习委员天草四郎一样有着信仰。
   虽然作为学生会副会长但并没有会长阿尔托利亚•潘德拉贡那样忙碌。尽管小学之前完全看不懂字,但随着坚定不移的信仰精神,还是撑了过来,并且成绩还不错。
    虽然很辛苦,但贞德认为每一天都是充实的。
   
   于是,周五的傍晚,当自己替还有剑道部活动的会长潘德拉贡处理完文件后已经差不多六点了。给会长传了简讯之后就先行一步离开了学校。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呢~”贞德抬头望了望天边的火烧云,原本湛蓝的瞳孔散发着紫色的光辉。
     用【启示】来看天气已经不止一次了。天草四郎表示现在这些技能也没什么用,随她开心就好了。

     回到了家的贞德将制服井井有条地挂好后坐在阳台上的椅子上,仍然在看着那些云,若有所思地想着什么事情。
     “这些云好像一个人啊…”贞德想着,灌了一口茶,才发现杯中的红茶凉了大半。
     
      晚饭后贞德如大扫除一般,到处翻找着自己小时候的东西。
    终于在床底找到了一个小小的纸箱子。吹开表面的灰尘,贞德被呛得不停咳嗽。
   上面的的确确用歪歪扭扭的法语写着:我的生活。

    “7.12日,遇见了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小恶魔,但她坚持说自己是魔女。她真的很像我,除了眼睛和头发不太一样之外就没有什么不同了。”
     “7.13日,小魔女又出现了,她好像没什么朋友,所以我就陪她玩了很久。她说我是笨蛋。”
     “7.14日……”
    这本日记一直从小学六年级记到了国中二年级。之后似乎是因为搬家的原因,就再也没有记录了。
    
    “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魔女小姐…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抱着一种想见见她的感情,贞德爬上床睡觉去了。

      半夜十二点过后,贞德被房间内的寒气冷醒。
      “什么啊……”揉了揉眼睛,硬是挤出一条缝了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想到望见了一团散发着不祥气息的紫色烟雾。下一秒,就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看上去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子。
      “我是魔女贞德•alter,就是你在召唤我吗?”黑夜中,看上去就很危险的金色瞳孔毫无遮拦地瞪着自己。
       贞德定了定神,看着这个魔女的脸,的确和自己一模一样——除了那双很危险的金色瞳孔和被月光映得苍白的短发。
       魔女无视了呆愣的贞德,环顾四周,在她的书桌上看到了一个日记本旁边的东西,让魔女燃起了怒火。一本《圣经》。

       魔女贞德•alter几乎是愤怒地嘶吼着:“你一个圣女为什么要召唤我出来?!”贞德满脸困惑,但不为所动。
      贞德•alter没办法,只好使出常有的手段——“我要放火烧掉你最重要的东西!”

    贞德一下子慌了神,赶忙扑上去阻止她:“住手!”
    贞德“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一脸得意的看着贞德慌张的神色。下一秒,让人尴尬的事情发生了,自己身上燃起了火焰。
          “真……真的吗?”alter不自然地红着脸,很不情愿地询问着贞德。
        “嗯。”圣女回报给了她一个纯真的笑容。

     没过多久,alter身上的火焰熄灭了,而贞德也在安心的感觉中进入梦乡。

     贞德•alter端详着贞德的脸,月光消失时,就离开了那里。
    
     第二天醒来的贞德还以为都只是一场梦,失落了不少。
     但翻开以前的日记本,后面被人加上去了一句话:期待再次相见,圣女。
     也是歪歪扭扭的字体。贞德合上了日记,轻笑着将它放进了面前的抽屉里。

    周一,早晨八点的上课铃声准时敲响。
    达•芬奇老师领着一位新同学进入了教室。“这位是新同学贞德•alter,要好好相处哦。”贞德定睛一看,是那天晚上出现的魔女没错。
   
    贞德那时候愣着,完全没听她的自我介绍,只听到达•芬奇老师让她坐在自己旁边的吩咐。
   
    当她径直朝自己的方向走来时,她心里满是抑制不住的愉悦。
     “又再见了,圣女大人。”明明声音也和自己差不多,但为什么现在听起来是这么地撩人。
     
      “扑通。”是什么物体倒地的声音。

      “达•芬奇老师!达尔克同学她晕倒了!”班长藤丸立香♀举手打着报告。

      “达•芬奇老师,让我送她去保健室吧。”贞德•alter举手表示自己的意愿——然后让她尝尝亵渎魔女的后果。
     
    躺在地上不断抽搐,口吐白沫的贞德•达尔克不知道接下来等待着她的是两重摧残。
   
    一重来自保健老师南丁格尔的精神摧残,一重来自贞德•alter的肉体摧残。
    

(后记,拙笔见笑了。黑白贞真棒。)

(当最好的朋友就在对面,最爱的人就在旁边时,那一定是最幸福的感觉吧。)
  
  

【佐仓x内田】Yesterday once more(题目完全是脑洞)

#之前的飞吻梗#ooc#辣眼预警
内田真礼摊在床上。

今天没有多少工作,她提前结束回到了家。

她看着天空中的云,慢慢飘散,凝聚,然后变成另一个样子。

都是佐仓绫音的错。内田真礼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下来。

如果那天自己没有接下她的飞吻就好了。

——由于都市传说的影响,接下飞吻的后果就是慢慢变回小孩子。

“都是绫睡睡的错!”内田真礼自暴自弃地蠕动到镜子前,发现里头的自己,已经变成大学时代的模样了。

“真扎扎?”门外是佐仓绫音的声音没错。

内田真礼没有打开门。

“啊,看来不在家呢。”佐仓绫音的声音透过大门穿进了贴近门缝的内田真礼耳内。

内田真礼松了一口气。她抬头看向日历,
  今天是第一天。

当身体第二次出现问题时,是在7天之后。

“真礼桑,你好像变好看了,”后辈大西的问候中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感觉很像高中生呢。”

内田真礼慌了。
方寸大乱的她请了一次漫长的假期,一共两周。

紧接着,是佐仓绫音不间断的看望。

“真扎扎?我买了哥斯拉的玩具,要一起玩吗?”
“真扎扎,我得到了祈之助送的烤肉券哦,要一起去吗?”
“真扎扎,我想来看望你,好吗?”

line上满是佐仓绫音的消息。内田真礼还是喜欢着佐仓绫音的,事隔两天后,回复了那最后一条消息。

“好啊。”
 
当天傍晚,佐仓绫音噔噔噔的脚步声就在走廊上响起了。

“真扎扎?真扎扎你没关门吗?我进来了。”佐仓绫音推开虚掩着的门,走进了内田真礼的家。

她走进了真扎扎的卧室,只见到了一个小学生模样的孩子。

“你是真扎扎的朋友吗?”佐仓绫音询问着,不忘替内田真礼整理好被褥。

只见那小女孩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没做声。

少顷,那个女孩开口说话了,
“你喜欢她吗?内田真礼。”

“当然,不然我可不会抛飞吻给她哦。”佐仓绫音笑了,她觉得这个小孩自己好像认识。

小女孩陷入了沉思,紧接着,她招了招手示意佐仓绫音过来。

佐仓绫音很自然地靠了过去。

“啾。”轻轻地一吻,佐仓绫音嗅到了内田真礼地味道。

佐仓绫音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慢慢变成熟悉的内田真礼的样子。

“未经允许,擅自喜欢了你。”内田真礼说着,甜蜜得发腻的笑弥漫在脸上。

“我允许了。”佐仓绫音拉起了内田真礼的手,把她往怀里带。

如春天般芬芳的气息笼罩在两人身上。

第二天

“真扎扎。”
“什么?”
“你昨天真可爱。”
“那还不是绫睡睡你的飞吻害的!”
“抱歉~”

是的,佐仓绫音小姐在内田真礼小姐的家里呆了一晚上。

至于当晚发生了什么,那就是后话了。(笑)





“秋天到了,落叶归根,我归你。”

(后记:佐仓大法和真扎超可爱!仍然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好。梗自OJIKAN辈先和佐仓大法的对话,纯属娱乐。)

让一个恨我的人爱上我,最好的报复。

【帝都组】当你老了

#ooc#私设(现代设定)#辣眼预警#梗自《当你老了》

   当迦勒底特工局已经成为了一个普通的档案管理处时,昔日威风凛凛的探员们早就离开了这里,成为了一个又一个看上去很平凡的人。
   
    织田信长又不小心在被炉里睡着了,梦里的自己还是多年前的样子
    ——尽管距离叱诧风云的年代已经很远了,她还是偶尔会把火铳从墙上拿下来轻轻擦拭,想念一下过去欢畅的时辰。
    织田信长将手中的物件放下,起身去寻找冲田总司。
     果不其然,放在外廊上的团子和茶杯似乎在告诉织田信长这里有人呆过。
     “信,我在这里。”庭院里的冲田总司冲外廊的织田信长挥了挥手,斜晖脉脉,银白色的发丝折射着夕阳的余晖。
    织田信长拿起被搁在一旁的葱绿色羽织,慢悠悠的走到冲田总司身边,小心翼翼地替她穿上。
   “你老了。”冲田总司望着织田信长不再透露着残酷的猩红色眸子,嘴角微微勾起。
    “汝也是。”织田信长高傲地笑着,眼底又燃起了雄心壮志。
     她小心地拉起冲田总司的手,将她往家里带。
    她好像从未察觉,自己的发丝泛白得更明显。
     “信,如果我先走了,你要保重。”冲田总司窝在被炉里这么说着,却被织田信长赏了一个爆栗。
     “吾可是爱着你的灵魂的。”织田信长这样说着,有些皱纹的脸上依旧挂着狂妄的笑。
     “唉,你啊……咳!”冲田总司吐了口血,望了望被夕阳染红的云彩,又望了望正在擦拭自己嘴角血迹的织田信长。

      “信。”
      “嗯?”
      “你一直都是魔王对吧?”
      “当然,不然汝怎样做吾的侩子手?”

  (留不住的是岁月,将人留下的,还是人。当你老了,爱你的人一直都留在你身边,深爱着你的一切。

     “我留不住所有的岁月,岁月却能留住我,未曾为我停留的芬芳,却是我的春天。”)

  (后记:我他妈写了什么啊啊啊啊啊😱我写不出她们万分之一的好啊啊啊啊啊😭笔拙见谅)
        

人老了,只想造糖,不想磨刀子了。

我驰骋于绝望的边缘,
享受着来自于绝望的刺激,
脆弱的心灵承受不起真正的绝望,
但我在残酷的绝望里看到了你,
比死亡更来得感性,
比谎言更加妖艳,
我究竟是该去与你相遇,
还是下定决心离开绝望的边缘,
在理性已经蒸发的如今
我没有答案。

正在与挚友联动法叔x贞德的脑洞产物,辣眼睛高能预警一下。

我所爱的并不是某人,而是存在于世界上的某人。